资质荣誉

  

    口袋德州 :各自退了一步,是我们决定,让他们错过自己

来自口袋德州的报道:

在这一生中,我们不断和别人擦身而过,有自己的方向和抵达,并且或快或慢地前进著。

一次抬眼,或者回眸,便偶然遇见一个人,那个也许前世曾经隔著人群,遥遥对望过的人。

而我们今生依旧擦肩错过,不会为了彼此停下脚步。

一年冬天到了上海旅行,旅程中有两天安排去杭州,一大早从上海虹桥车站出发,我在人群中排队等待这班往杭州的车检票,偶尔发起呆来。

因为乘车人数多,所以直到表定发车时刻的前十五分钟,该班列车的检票才会开始,而长长的队伍要在十几分钟后才会开始移动。

前方站著一对情侣,男孩有著微长的黑色卷发,身高很高,可能有一百九十公分,女孩则是黑色中长发,比我高一些,被男孩护在怀里,不会被人群碰撞。

离他们一点距离站好后,肩膀上的背带有些滑落,我往上提了提相机包,一边调整的同时,身旁来了一个陌生男子进入隔壁的队伍,他低头看著手机,不时低声咳嗽。

接著有一小阵子,突然有很多人在一旁要从中横越我们这一大群排队队伍的人潮,他们说著:“让一下啊、让让”等等的话,一边拖著大行李急忙走过。

为了避免被行李箱辗过脚,我和身旁的陌生男子一开始就都先退了一步,让他们能够通过。

就是这点空间,让急著穿越人潮的人们找到了路,接著,仿佛有个萤光霓虹灯指标挂在我们头上,所有人都从我们面前“让一让,让一下啊”地留下一句后,赶著脚步走过这个“通道”。

左右两边的来人不绝,有一度我和陌生男子都想往前移动,却被人潮打断脚步,我提了提再度滑落的包包背带,男子已经收起了手机,继续低声咳嗽著。

我隔著横跨队伍的人潮,只看得见前方情侣的男孩,高高的个子,和刚才一样向右低著头和女孩说话,依旧一手搂著她的肩膀,他们身后汹涌的人潮,仿佛与他们无关。

好不容易经过一个段落,横越的人少了许多,我和陌生男子一人一步,同时抬起右脚跨步向前,让“通道”合了起来,我们则安静地继续排队。

我低下头,认真地抿起嘴角偷笑,和一个陌生人有一种默契,只要一次就够,就是趟有趣的回忆。

不知道之于对方来说是些微的烦躁或是有趣,在停滞的嘈杂排队人潮里,对于突如其来的一点小乐趣,我是挺开心的。

是我们各自这样退了一步,于是让那些人与我们擦身而过,是我们决定,让他们错过自己。

也许上辈子,我们在人群里,也一起等待著什么,一起后退了一步,让更多人从我们面前走过,然后又一起往前,并且低头偷笑著:啊,身旁这个陌生人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呢。

后来开始检票,队伍往前移动,陌生男子往右走了几步,往别的剪票口,一边咳嗽著向前走去。

也许上辈子的后来,是我先走,而这一世,轮到我看著他的背影了。

但是也有可能,在我不晓得的地方,这一辈子,是他在人群中回望,寻一个陌生的女子。

在杭州,有新站的杭州东站和旧站的杭州站。

到了杭州东站之后,虽没有预计中的下雪,仍感觉比上海冷了些,我拉起外套帽子,包包背带滑落,便往上提了点。

身旁不断走过要出站的人,有许多趁连假出游的情侣,因为冷空气而低声咳嗽的人也不少,我不晓得那对情侣现在是不是也在人群中,而陌生男子又是否下了车,是否也正咳嗽。

我后知后觉地想到,陌生男子并没有戴口罩。幸好我有。

抵达后,趁著早晨人还不多,把西湖走过半圈,到了中午饱餐一顿后,离开餐厅的那一刻,正好下起了雪,我加入街上往西湖移动的人群,漫步绕著西湖的另一半边。

除了古时流传著一句话“晴湖不如雨湖,雨湖不如夜湖,夜湖不如雪湖”,也听说过西湖景致里的“断桥残雪”是极为有名的风景。

而如今飘下的细雪,到了地面不久便化开来,石砖逐渐变得湿滑,也还未见树叶开始积雪。

比起盛大的美景,我更喜欢的是一点一滴成为美丽的样貌。因为我们在无意之时,认识一场风景蜕变的样子,像爱上一个人,从他最原本的样子开始爱,爱到最后,他在我们这里,就仍是原本的样子,那麽简单、那麽盎然,却那麽值得一看。

一场细雪,逐渐化为小雪,持续地落,那是我第一次听见,雪落的声音。

而雪下了整夜,深夜看向窗户,屋外的窗沿已经积起了些许的雪。

隔天早晨,决定再度拜访西湖,这次,真的是雪湖了。

清晨才刚刚跌落在叶片上的雪花,轻轻地躺著,偶尔一阵风吹过树梢、枝桠和叶片间,就是一片吹雪景色,当然,更多的是人,漫山漫海的人。

直到中午才从西湖离开,走进地铁站搭了往下的手扶梯,我挤在满满的人潮里,动弹不得。

转头瞥见对面上行的手扶梯上的人群里,有一对情侣,男孩很高,可能有一百九十公分,女孩比我高一点点。

隔著一点距离,我和他们相错而过,继续往下,他们往上,而我回过头,看著他们的背影,男孩低头、女孩抬头,两人正在说话,男孩右手把她搂在怀里,不让前后的人碰撞到她。

他们身边拥挤的人潮,仿佛与他们无关。

偶尔抬眼,便遇见一个人,也许前世曾经隔著人群,遥遥对望过的那人。

偶尔回眸,便遇见一双人,也许来生也会隔著人群,远远注视著那两人。

在这一生中,我们不断和别人擦身而过,有自己的方向和抵达,并且或快或慢地前进著。

本文节录自:《》一书,爱玛著,麦田出版。

关键字: 、、

版权所有:口袋德州|首页|官方包装有限公司 2016-2026